2021年01月17日  星期天
热门搜索:民主办会  规范运作  改革  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赢向未来,新格局重塑发展新优势

——2020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暨成果发布会圆桌论坛

【添加时间:2021-01-01 】   来源: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 分享:


1609727783581669.jpg

中国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 王彤宙

很高兴参加这次会议,刚才谈到新发展格局,大家知道这是党中央根据我们进入新的发展阶段,面对新的环境、条件变化做出的重大的战略部署,中交集团作为全球基础设施方面的一家领军的企业,如何立足新的发展阶段,贯彻新的发展理念,融入到新的发展格局,我们也有一些自己的思考。

首先,如何畅通国内大循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角度。企业要推动和参与到国内的大循环,首先是要发挥自身的优势,例如产业优势、能力优势。同时要服务国家战略,事实上大家都清楚中交集团在综合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和大的城市建设方面积累了独特的经验,包括管理、技术、人才等方面。

按照整个国家的部署来说,十九届五中全会清晰指出,下一步国家会加大建设大通道、大枢纽包括物流网络的体系建设,“大通道”、“大枢纽”对中交集团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机会,也是中交集团一个主要的市场。

新型城镇化建设对于中交参与到国内大循环来说也有自身的长处。我们是央企的几家从事房地产的企业,但我们并不是单纯的做房地产,因为我们在基础设施领域有很大优势,比如说在雄安,以“1+2+3+4”的开发模式做城市综合性开发,“1”就是土地的基础整治,从土地整治到二级地产开发,三级产业的导入,最后四级城市的运营。第一家中交集团中标的三号雄安未来科技城,就是“1+2+3+4”的开发模式,既是开放模式的创新,同时也是企业发挥自身的综合专业优势和业务特长的一种空间。

再一个我们独特的优势。我国现在有将近三千公里的高速公路是中交投资建设运营的,如何把运营的这些公路做增值服务,比如引入现在的智能化,引入数字化的管理,怎么样能够使人、车、路成为一体,使吃住行游成为一体,这也是我们促进国内大循环的具体的做法。

关于服务国家战略,比如说现在推动的长江大保护、黄河大保护、运河文化的保护,也包括长三角、大湾区等大量的基础设施的建设都对中交发挥专长产生很大的影响。

其次,在国内国际双循环上主动谋划作为。中交是在建筑企业里面国际化程度比较高的一个企业,在全球的建筑行业有一个250家国际承包商的排名,中交在亚洲和中国是排在第一位的;我们在157个国家有210多个机构,有具体实质性的业务,除了路桥、港口、码头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外,比如说我们振华重工做的港口机械,在世界的港口机械占了70%多的市场份额。现在我们利用这些优势,积极打造供应链,提升供应链和产业链的价值。一方面加大一些关键的技术、一些硬配件科技研发,把一些“卡脖子”技术攻下来,减少更多的依赖性。另外一方面加大全球市场的替代和补充,这也叫做“延链、补链、强链”,这样通过全球化的市场使国内外的资源得到更好的循环和更好的互补。当然我们在国外还有十多个合作区,现在中国实际上也有一部分产业在梯度转移,在东南亚往中东国家转移,这个时候应该主动作为,主动策划,引领一些需要转移、梯度转移的企业到“一带一路”沿线布局的合作区去。

以上思考和计划实际上也充分体现了在新发展格局下怎样以国内大循环为主来进行国内国外双循环。

中国煤炭地质总局党委书记、局长 赵 平    

谢谢宋会长,也感谢各位嘉宾、专家还有各位朋友们!这么长时间还坚持坐在这里,让我们非常感动,也还有我的老师—周其仁老师,那是国内最大的经济学家,大教授,也坐了一下午。今天我非常高兴在特殊的时期能够有机会参加中国企业改革发展峰会,见到老朋友,更见到一些新朋友,特殊时期我们总局准备的工作会,可能现场开不成,但在这里看到大家、现场见面非常不容易,这也是宋会长的努力才有这样的机会。

我们国家在全球低碳绿色转型进程中起到决策决定性作用,举足轻重,习近平总书记在2020年9月份的联合国大会上已经宣布我们国家要在2030年达到碳高峰,2060年之前达到碳中和这一宏伟目标,也体现了中国负责任的大国的承诺,更是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责任和担当。当前国家的能源结构是以煤炭为主,特别是化石能源。按照2020年的消费结构煤炭达到57.5%,比去年略有下降,去年是57.7%的消费比例,所以在一段时间内煤炭作为我国的主体能源不会有大的变化。按照党中央和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要求,如何做好碳达峰和碳中和这一项重要的任务,也摆在了能源行业以及煤炭人的面前。

当前从我国预测,煤炭的储量是比较大的,但经查之后,其实国家煤炭的储量并不是很多,所以如何把煤炭这一问题解决?我国还有很多灰采率比较低、浪费比较严重、生态环境修复压力比较大等问题都存在于能源煤炭行业这里面,所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也是我们始终在探讨的问题。煤炭也是我们产能主要的行业,挖掘主要的产能,同时也是消耗产能的主要行业,这样也就给我们提供绿色发展更大的场合、舞台和机会。所以作为能源煤炭行业,也继续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四个革命,一个合作”总的新能源战略的要求,做好能源创新发展,转变发展之路。

 第一,应该树立新发展的新理念。这就是绿色、低碳理念,不管绿色勘探、绿色开采,还是低碳消费,特别是所有人都应该有低碳的意识,绿色出行,绿色生活,这样可能共同来打造和实现碳达峰以及碳中和。尤其是碳中和需要全体民有这样一个理念,才能够完成这项重要的任务。

 第二,要做好科学的规划。把能源煤炭开采好,用新技术、设备、安全、低能、高效的开采和最大、最高效利用,这是我们煤炭行业要做的,考虑的东西。

 第三,强化新能源的开发。特别是我们总局这几年也在新能源开发领域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煤层气、地热能以及干热岩等等的开发研究和更好的利用,怎么把能源结构的比例优化到最合理,新能源能够更多的在比例上、结构上、比重上更多的上升。

 第四,加快新技术应用。信息和智能技术的应用,能够使煤炭开采、开发达到最合理,最低碳。特别是刚刚国务院包括八部委在山东济宁召开了智能化管理现场会,智能化矿山开采现场会,也主要研究了新技术跟传统行业更多的赋能,这是我们要重点考虑的。

 第五,要建立国家层面资源的采集,统计和信息共享。要构建新发展的格局,就要建设统一的能源市场的体系,这是我们把能源更好、更充分利用的战略规划,需要国家层面要做好,这些我们继续会努力。

作为中国煤炭地质总局,我们承担着三大安全,第一是能源安全;第二是粮食安全,粮食安全涉及到粮食生产的所有矿产资源,也有中化总局地质局在勘探,和我们是一家;第三是生态安全,我们着力做好这“三个安全”。同时也提出建设透明地球、美丽地球和数字地球的“三个地球建设”,把工作落实到现场,落实到项目,落实到每个人的生活之中。所以上半年我们承担了青海木里地区矿区整治和生态恢复这项重大项目,也是习总书记签批的生态环境受到影响和破坏的重点项目,中国煤炭地质总局承担总设计方案和治理。一坑一策、渣土回填、边坡稳定、水系连通以及湿地再造和生态恢复都将按照我们总的设计方案来治理,包括地热能应用,中深层地热能取热不取水技术,以及能源再利用方面,我们用岩窟压缩空气储能,低峰的时候用空气压缩到岩窟里面,高峰的时候释放出来,这个比例达到0.7,这块要继续充分利用好。

中国还是一个能源消费大国,同时也是一个能源不足的国家,我们的石油、油气进口达到70%,所以在能源利用上应该也在做这些工作。我们会继续按照这个要求,按照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目标,在这项工作中间做出中国煤炭地质总局更多的贡献和工作。谢谢!

 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陆 川

今天参加这个会非常荣幸,得到了很多的启示和启发,徐工目前面临着新阶段、新格局、新理念的情况下,该如何去做,今天我也受到了很多启发。马上进入2021年,这是“十四五”第一年,也是我们迈向双循环新格局的第一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八项重点内容及国务院“两新一重”等重大的方向性规划,对工程机械行业都是非常利好。

工程机械下一步如何做好高质量发展,在新的格局下,我谈一下几点体会:

第一,既要做好全球的产业链布局,也要抓住关键核心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包括全球的采购链,欧洲采购中心等,面向全球的制造基地进行服务,在全球产业链布局当中,我们现在越来越感觉到自主可控的重要性,包括在2012年以后行业最低谷期,我们也坚持每年5%的研发费用不放松,打造核心零部件,核心关键技术方面逐渐地形成我们自己的核心能力,包括四千吨起重机大型的油钢、液压、核心的控制软硬件基本上都是我们自己。

第二,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牛鼻子,同时高度注重需求侧的管理,使供给创造需求,需求引领供给良性循环,良性互动。这个方向非常明确,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当时也是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开始,企业首先强身健体,今年提出需求侧改革,无论是减税,扩大需求,企业还要很好地抓住改革的红利。我们首先要练好内功,供给侧、质量、成本、服务等等方面,更重要的是关注客户的需求,贴近客户的需求,产品的品种、价格、服务、品质等等是否能满足各档次客户的需求,这是非常关键。比如现在工程机械行业,从节能、环保、升级换代,大吨位、无人化、新能源、电动化等等,包括现在的数字化,来改造传统产业,传统产业利用数字化拓展新兴产业等等,都面临着很多需求的改变,所以我们要紧紧抓住需求才能为下一步的发展打下好的基础。

第三,牢牢抓住国内市场,同时还要开拓好国外市场。国内市场的确是大市场,也是基础,面对着疫情和经济环境,包括单边主义等等,国内市场是必须抓好。做好国内市场的积累,也要紧紧盯住国际市场,我们要伴随着中国建设“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等等,要很好地提供服务,很好的走出去。工程机械中国是一个大市场,欧美也是一个大市场,亚太、西亚也是一块大市场,还有一块是“一带一路”发展中国家,这是增长非常快的市场,恰恰我们在这个市场上了占有率超过60%,我们要很好的经营好这个市场,另外还要面向高端市场,这几个方面都要结合。按照现在新的格局,新的理念,有新的做法,下一步把企业向高质量方面更好的往前走,利用改革的新机制新动力,我们一定要有新的发力,新的做法。谢谢大家!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全球家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 高 皓

 今天特别感谢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的邀请!我坐在这里很有压力,在座的大多数企业家都是执掌国之重器,当然我们还有3200万家民营企业,8000万个体工商户,超过1亿市场主体,也是构成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当中非常有活力的一个群体。我想今天跟大家分享三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是“转型”。今年受疫情的影响,包括国际地缘政治的变化,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很多民营企业在自身的战略方面做了很大的转型,包括在数字化方面也做了很大的转型,一些大的民营企业做了全产业链的上下游的延伸,很多中小民营企业向着“专精特新”“隐形冠军”的领域更深入的发展。同时,很多传统行业的民营企业正大力推动数字化转型。今年是三一重工数字化转型的第三年,我们去三一重工调研的时候,梁在中董事提出了三一重工的数字化转型要么翻身,要么翻船,是以非常大的生死存亡的战略来看数字化转型,另外,梁在中提出完成数字化转型的三条标准。第一,销售收入从一千亿元增长到三千亿元;第二,产业工人从三万人减少到三千人;第三,工程师从五千人增长到三万人。为了达到数字化转型,企业的愿景、企业的组织、企业的KPI方方面面都要做很大的调整,包括三一重工投入一百多亿在不到两年收回投资成本,梁在中完全按照产业商业价值的方式推动数字化转型。

第二个关键词是“传承”。改革开放40年,很多第一代民营企业到了五六十岁、六七十岁,未来会经历大规模的代系传承的考验,这是非常巨大的挑战。根据美国的数据,真正成功的从第一代传到第二代成功率不超过30%,从第一代到第三代不超过13%。东南亚上市公司在传承的过程中,上市公司的市值平均缩水了60%。从世界范围来看,传承是一个巨大的难题。我国3200万家民营企业,假如60%在传承过程中失败,只剩下1800多万家民营企业,那么经济增长、税收、就业、社会问题等也是未来发展的“灰犀牛”。面临这样一个全新的挑战,也有一些民营企业,新希望也好,碧桂园也好,美的也好,他们都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多传承的设计和路径。我们希望三千多万家民营企业未来平稳有序的完成传承。

第三个关键词是“财富”。传承是财富的意义,可是公益是财富的归宿。瑞典有控制三家世界五百强的全球顶尖企业,ABB、爱立信和全世界第三大制药企业阿斯利康,但是它的顶层持股结构是15个公益基金会;印度最大的塔塔集团,有32家上市公司,它的顶层是22个家族慈善基金会;台湾最大的工业企业台塑集团顶层也是公益慈善组织,所以他们在创造价值的层面是市场经济,可是在分享财富、分享价值的层面是社会主义。很多年轻的中国民营企业也在向这个方面探索。2019年,有1300亿销售额的万象集团成立50周年,第二代当家人把万象集团100%股权捐赠出来;宁夏最大的民营企业宝丰集团把每年利润分红的10%用于公益慈善写进了公司章程。中国民营企业不只是在创造财富,而且在财富运用方面做了很好的尝试。我们期待未来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各位领导,央企的各位领导,能够关心关注民营经济的健康发展,共创中国更美好的明天。谢谢大家! 

 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院长 罗新宇

感谢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的邀请!如果说今天的中国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应该叫做“科创中国”。如果说今天国资最大的使命是什么?我认为就是“科创”。很高兴这已经成为一种共识。所以我跟大家分享三个小细节。

第一个细节,大家一致看好中国经济的未来。前不久我参加上海一个私募大佬小范围的聚会,这些掌握了几百亿资金的大佬们,都非常一致的看好中国的未来,也看好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其中很重要的依据是中国现在正在进入一个全民创新、全民科创的时代,而且用了“新型举国体制”这个词。

第二个细节,全国各地的城投公司都在更名,或叫数字集团,或叫科创集团。中国的城投公司是中国存量国资的代表,比如天津城投八千亿总资产、上海城投六千亿总资产。一旦像这样大型的存量资产转型成为科创资本以后,我相信它对科创的支持,特别是对存量场景的资源开放资本的支持,将会极大的促进中国创新事业的发展。

第三个细节,国有资本很好地支撑了科创事业。在今天上市的二百家科创企业当中,我们发现主体资本是什么?是以我们国有资本为代表的国资基金—科创基金母基金,这很好地支撑了中国科创板的上市公司,这已经成为一个共识,我们国家正在发生的重大的变化。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国有资本进入创新?第一个是长期资本。因为科技创新是一个新的长征,特别是它也需要经历很长的磨砺。比如中国半导体,16年十三次融资,我们上威电子现在是中国光刻机唯一的独苗企业,创业18年,还有的半导体13年,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源源不断的长期资本支持。但是我们现有的国资管理体制、考核体制、资本供给体制并不支持,比如我们的基金五年退出,再加上三年、八年退出,因此,像这样需要十多年坚持的资本,就碰到问题。未来我们怎么样通过政策创新,把庞大的国有资本转换为长期资本,这是我们要思考的重要命题。第二个,资本也是一个智慧资本。创新最需要的是人,国有企业的体制怎么样把人的活力激发出来,最近我们也做了很多的探索,比如科创试点示范行动、科创基金相关的跟投、科技员工的持股,这个也正在发生变化。

只有当中国最大的资本国有平台,通过转换成为一个创新资本、长期资本,中国的科创才会迎来真正发展的春天。作为国有企业的领导人也好,还是作为国有资本的运营平台也好,都肩负着非常重要的使命。我们也希望在今天这个场合,大家更多地关注国家的创新,因为这是我们新发展格局新发展理念最生动、最具体的体现。


京ICP备14027375号-1    版权所有: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   主办